拜登赢得大选后,可能会缓和同伊朗和委内瑞拉关系,油价中线仍有大跌风险

发布时间: 2020-11-09 文章来源:互联网 浏览量

接近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的消息人士称,OPEC的主要成员国担心,随着拜登当选为美国总统,OPEC+联盟可能重新面临压力。他们可能会想念特朗普总统,他从批评OPEC,到帮助实现了创纪录的减产。拜登支持缓和同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关系,这将导致原油供给增加,原油价格下滑。另外,拜登已经将俄罗斯列为美国最严重的全球威胁,可能会迫使俄罗斯退出OPEC+减产协议的风险。

拜登可能会调整美国与OPEC三个成员国及非OPEC产油大国俄罗斯的外交关系。这三个成员是OPEC事实上的领导者沙特阿拉伯,以及受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。俄罗斯是OPEC+联盟中的关键成员。

拜登赢得大选后,可能会缓和同伊朗和委内瑞拉关系,油价中线仍有大跌风险(图1)
    

OPEC消息人士担心拜登的政策会导致伊朗和委内瑞拉供应回升


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每天使数百万桶的石油退出市场,如果拜登未来几年放松对其中任何一国的制裁,原油产量就会增加,使OPEC更难平衡供需。
    
拜登曾表示,与特朗普所施加的单方面制裁相比,他更愿意采用多边外交,尽管这可能并不意味着很快就会放松制裁。拜登在竞选过程中表示,如果德黑兰恢复遵守,他将回归2015年伊核协议。
    
特朗普于2018年退出该协议,并重新实施制裁减少伊朗的石油出口。一些OPEC成员国担心伊朗石油产量的回升将加剧供过于求的局面,而其他地区则不会减产。
    
一OPEC消息人士在选举结果揭晓前表示,“对伊朗的制裁可以重新评估,之后伊朗会重返市场,那么势必会出现供给过剩,那么目前的减产协议将面临风险。”    

拜登将俄罗斯列为美国最严重的全球威胁,俄罗斯有退出OPEC+减产协议的风险


一些OPEC成员国还担心俄罗斯是否会继续加入OPEC+。拜登已经将俄罗斯列为美国最严重的全球威胁。在竞选期间,他还承诺重新评估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。
    
今年4月,特朗普参与了促成一项协议的谈判,在新冠疫情爆发重创需求之际,沙特领导的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盟友达成了创纪录的石油供应削减协议。
    
特朗普任内初期曾批评OPEC寻求拉抬油价,并敦促成员国增产原油。美国反OPEC的“NOPEC”立法没能成为法律,尽管在特朗普任内初期获得一些支持。
    
一位不愿具名、来自美国盟友国家的OPEC高阶消息人士说,“在他的态度出现历史性的180度大转弯之后,特朗普现在成了我们的朋友。”他补充道,“从NOPEC到Art of the Deal”。他指的是4月份OPEC+减产协议和特朗普1987年的一本书。
 
一OPEC消息人士说,“恐怕会有俄罗斯退出OPEC+减产协议的风险,这就意味着该份协议的名存实亡,因毕竟是特朗普促使俄罗斯加入了OPEC+。”
 
前OPEC主席卡利尔(Chakib Khelil)说,“我的看法是,拜登将更多地依赖其顾问团队提供的专业建议,而不会像特朗普现在那样进行微观管理。” 他曾担任阿尔及利亚石油部长长达10年。

卡利尔补充说,“拜登不会和普京建立起像与特朗普那样的亲密关系”。

虽然拜登支持更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会加速美国经济复苏,原油需求增加。但因为执行新的外交政策,可能会缓和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关系,这将导致伊朗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的回升,加剧供过于求的局面。另一方面,当前美国大选的计票情况暗示,共和党仍将掌控参议院,民主党在众议院则将取得微弱多数,分裂的国会可能阻止拜登推动他的主要优先议题,这将导致拜登出台的政策会受到削弱。

不过,分析师表示,尽管国会分裂,但仍有可能推出财政刺激计划,不过规模不可能太大。这让美联储成为加大力度支撑经济的焦点。

周一(11月9日)亚洲时段,美原油震荡走高,一度上涨逾3%,至38.18美元/桶,因为拜登的胜选在短期内提升了市场的贸易情绪,市场憧憬拜登推出更大规模的刺激计划和更柔和的外交政策;但从中长线来看,原油市场未来可能会面临伊朗和委内瑞拉供给的冲击,这将极大的破坏之前OPEC+联储减产的作用;原油市场仍面临供过于求的压力,甚至供过于求会进一步加剧,这在短线将限制油价的上涨空间,在中长线将迫使油价面临一定的下行风险。

拜登赢得大选后,可能会缓和同伊朗和委内瑞拉关系,油价中线仍有大跌风险(图2)
(美原油主力合约日线图)

北京时间14:49,美原油报38.14美元/桶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御对财经无关。御对财经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。

分享: